终止挂牌风越刮越大 23家新三板小贷公司公司多半净利下滑不良攀升

  • 时间:
  • 浏览:9

“终止上市式”越来越大,新成立的23家三板小贷公司大多出现净利润下降,不良率上升

华夏时报记者燕北京报道

小额贷款公司开始“困难模式”。

今年以来,新三板很多小贷公司都宣布终止上市。就在几天前,在新三板上市的第一家小额贷款公司尚辉小额贷款提出退市。尚辉小额贷款在公告中表示,是“为了提高公司运营效率,降低公司上市维护成本”。

终止上市是指退出新三板、退市、退市等措施。

受疫情影响,不少中小企业经营业绩大幅下滑,甚至因资金链断裂被迫倒闭。主要为中小企业、农业、农村和个体工商户提供金融服务的小额贷款公司也受到影响。

特别是从上市的新三板小额贷款公司的情况可以直观的了解行业的发展。今年以来,许多新的三板小额贷款公司宣布终止上市,超过一半的新三板小额贷款公司亏损甚至亏损。

小额贷款行业的从业者西奥告诉本报记者,由于疫情和民间借贷利率的调整给小额贷款行业带来了很大的冲击,活下来还是不错的。至于一些新成立的三板小额贷款公司,停止上市的原因之一是为了节省运营成本。

“终止上市风”越来越大

在各种因素的影响下,今年年初以来,新三板已有5家小额贷款公司宣布终止上市,其中包括新三板上市的第一家小额贷款公司尚辉小额贷款。

从这五家小额贷款公司的表现来看,收入和净利润均同比下降,且大多超过50%。同里农贷和尚辉小额贷款同比亏损数亿元,其中同里农贷净利润同比下降30多倍,尚辉小额贷款亏损进一步加大。

本报记者注意到,这些小额贷款公司退出新三板,主要是因为“提高了公司的运营效率,降低了公司的上市维护成本”。同里农贷早在2019年就开始拍卖其股份,2020年已全部收购。

一位分析师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中小贷款公司很难靠借壳上市,被收购是个不错的选择,可能会给公司带来资金、流量等资源。

当初国家退出新三板主要是为了支持中小企业的发展和创业创新,可以为中小企业的生存和发展提供急需的资源,为创业创新创造良好的环境。

但新三板公司如果没有营业额,资金很难筹集,无疑会给企业带来更高的运营成本。

事实上,自2016年11月嘉禾小额贷款宣布终止上市以来,已有数十家小额贷款公司先后退出新三板市场。而且,随着行业监管的日益严格和环境的恶劣,更多的新三板小额贷款公司将停止上市。

就在前几天,中国小额贷款公司协会(以下简称“中国贷款协会”)官网发布了《关于开展小额贷款公司行业贷款利率定价大讨论活动的通知》。根据通知,8月20日,最高法宣布将对LPR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锚定,以LPR的4倍取代原24%和36%的“二线三区”。这是我国推进疫情防控常态化、经济社会健康发展、金融利率市场化改革的重要举措。在贷款市场利率呈下降趋势的背景下,小额贷款公司的适当利率定价区间一直是社会普遍关注的热点问题。为此,中国贷款协会呼吁所有成员单位

本报记者观察到,在新增的23家三板小额贷款公司中,有16家公司营业收入同比下降,绥中泉、钟祥河下降幅度超过50%;12家公司净利润同比下降,恒盛农户净利润下降10倍以上。值得一提的是,如果12家公司净利润同比下降,其收入也同比下降。

其中,2020年上半年HTC小额贷款收入和净利润最高,分别为6700万元和3800万元,不良贷款率呈下降趋势。2019年,共向3964家中小企业、个体工商户和农民发放贷款119.31亿元。疫情期间,推出延期还款、不还本、续贷、网上申请业务等措施。

文光农业贷款和莘庄农业贷款的净利润均为负,文光农业贷款的损失范围进一步扩大。

有降有升。从净利润来看,莘庄农贷净利润同比增长近6倍,但仍亏损1800万元。邦杰小额贷款和杜菁农业贷款的净利润同比增长了两倍多。

从不良率来看,新增14家三板小贷公司不良率上升。其中,文光农业贷款不良贷款率从去年同期的3.23%上升至30.78%,增幅超过27个百分点。

7家小贷公司不良率已经超过10%。广顺小额贷款最高不良率为56.69%,比上年同期增长25个百分点;新庄农业贷款不良率43.15%。

不良贷款率上升的部分原因是疫情。事实上,许多中小企业无法正常偿还贷款。此外,受疫情影响,小额贷款行业发生大量逃废债务事件,导致诉讼案件急剧增加。

此外,最高法最终将民间借贷的保护利率下调至LPR的4倍,即15.4%。文件下发后,很多业内人士表示,小额贷款公司也适应了利率调整。很多借款人认为“逃债”是理所当然的,认为高于15.4%的部分根本无法偿还,有理由收回已偿还的部分。

当时,一家小额贷款公司的员工告诉记者,由于小额贷款公司由当地金融办监管,根据当地规定,贷款利率会有所不同。

虽然中国贷款协会已明确表示,小额贷款公司的经营行为不属于民间借贷,但其利率将在贷款市场利率下行趋势下进行系列调整。